家园论坛

光明行

    他戴着一副目镜,每天自兴地走在去推拿店的路上,因为从来不带着盲杖,所以周围的人都说不清他到底能不能看见。

    一天,我来到他的推拿店,墙上赫然贴着对社会弱势群体标明的种种优惠,我有些惊诧,一个盲人他的生活还需要别人照顾,他为什么这样做?我带着好奇开始了和他攀谈。

    原来,他是一名伤残军人,当年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为了掩护战友,被地雷炸伤了眼睛,至今身上还残留着十几块弹片,他一边介绍一边伸出伤疤累累的左手给我看,目光触及硝烟,一股暖流勇入我的眼眶,在泪水折射中,几条绿色的军用被子,映入我的眼帘,“这些被子也是你叠的,‘那是自然’”,或许为了证明自己,他抖开被子,给我演示,和我在军营中看到的一样整齐,他那流畅娴熟的动作,真的把我弄糊涂了,他的眼睛到底能不能看见?随着谈话的拓展,笑容开始在他布满伤疤的脸上绽放,他很开朗,谈到了的生活和工作,自从负伤以来,她一直坚持自学,谈话过程中,他还拿出自己研制的书写工具,我接过来仔细一看,原来是用三夹板订成的框子,中间放上信纸,上面压着铜丝焊成的横条格子,我的心和手一起颤抖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毅力?他谈到通过自己的艰辛努力,在省,市乃至全国获奖,到加入北京残疾人艺术团,在全国巡回演出,我真的难以想像,一个生活处处需要照顾的残疾人,在外地演出整整十八年,需要克服多少困难,我忽然觉得此时的他,眉宇间是那样的坚毅,脸上的伤疤也变得美丽起来,趁着性子,我试探性地问起他的家庭,他幸福地笑着说:“我有儿子,有女儿,在老家还有老娘”。但随后他脸上掠过一丝忧伤说:“在几年前,妻子因交通事故不在了”。听到这里,我心里咯噔一下,我重新打量着这位魁梧的汉子,一头乌黑的三七分头发,宽阔的前额,高高的鼻梁架着目镜,两眼有些凹陷,最有特点的是那两只大而有轮的耳朵,胡子刮得很干净,两腮虽有几处伤疤和不少的斑点,还是掩盖不了他曾有的帅气。

    唉!老天真的不公,这样子的恶运怎么会发生在他这样的好人身上呢?他又该怎么办?他又能怎么办?我继续试探着问:“那你现在的生活怎么样呢?”他停顿了一会儿,接着说,“为了照顾老人和孩子,我离开了心爱的舞台,开了自己的推拿店,在推拿的同时,义务为周边的学校做一些‘学会珍惜,学会感恩’的主题报告,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比如,到敬老院为孤寡老人义务推拿,表演一些节目”。

     说到这里,他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今年,我和志愿者到抗战老兵鞠长裕家,当我们志愿者把印有“纪念建军九十周年”的彩带披挂在老人家的身上,大家一起高唱《大刀向鬼子们头上砍去》,手捧鲜花的老英雄热泪盈眶,激动地说,“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开心,谢谢你们志愿者”。

    另外,他还给我讲了四个人合吃一个金桔的故事;那是去年重阳节,我和志愿者们把离城三十多公里敬老院的六十多名孤寡老人接到久负盛名的水绘园游览,大家登上水明楼,感叹水明楼的水,楼相映的灵通和秀美,一旁的刘奶奶像个孩子似的,惊喜地拍着手说:“很早就听说水明楼大曲酒,没想到我活到九十多岁,今天还登上真的水明楼,现在的日子真好啊!我们要感谢政府的好政策,感谢你们这些好心人”。

    这次活动开展得很成功,每位老人的脸上都乐开了花,临别时,刘奶奶悄悄地塞给我,她藏了好长时间的一个小金桔,一定要我收下,我手托着金桔,觉得是那样的温暖,分量是那样的重,正好车上四个人,我小心翼翼地把金桔分成四瓣,每瓣虽然小,但大家从嘴里甜到了心里,听着他的讲述,我的心情再也不能平静,我对天天能见到的他,变得陌生起来,在他的目镜背后还有多少精彩的故事呢……?

    我不知是怎样走出他的推拿店的,满脑是他那灿烂的笑容和爽朗的话语。他的眼睛虽然什么也看不见,而心里一片光明,风雨如影随形,他却把无限温暖回报了社会。

    迎着和煦的阳光,我一边走着,一边感叹着,突然从推拿店的方向,传来了他用二胡演奏的乐曲《光明行》。哦!原来他是在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抒发着他的军人情怀。

    看到这里,你一定想知道他是谁?那我现在告诉你,他就是我。

作者 许波银 一级伤残军人 双目失明


下一篇 又见史光柱 上一篇 中国大爱联盟周三朗诵方舟——同诵一篇活动公告
如评论,请先点击 登录
暂无评论
copy@2007-2008 ymax.cn Inc.All Rights Reserved
沂蒙爱心家园 页面执行时间:2500ms
沂蒙爱心家园 版权所有 鲁ICP备07012196号